主页 > 时时彩论坛 >

漳州:让乡镇污水处理厂“动”起来 大家各司其职

时间:2019-09-19 10:14

来源:体育网作者:shuai点击:

  二三级管网不配套,污水进不来;污水浓度不够,污水处理设施运行不畅……近年来,大量乡镇污水处理设施出现建设难、运营更难的局面。有的乡镇污水处理设施闲置多年,沦为“晒太阳”工程。乡镇污水处理设施对防治农村生活污水污染、改善河流水质等方面具有重要意义,如何让其有效运行成为亟待解决的难题。

  长泰县武安镇一污水处理厂,工作人员每天采集水样。

  

  沉池用于沉淀污水中的泥垢。游雪慧摄

  

  长泰县武安镇一污水处理厂的出水口排出一级A标水。

  自2017年以来,漳州市推行农村污水治理PPP运作模式,企业运维、政府监管各司其职,加大乡镇污水设施和配套管网建设力度,乡镇污水设施运转向好的趋势已然显现。

“四没”问题 污水厂的“拦路虎”

  “漳州最早建成乡镇污水处理设施的是角美、岩溪、靖城、杜浔、丰山、常山等乡镇。2014年,为改善重点流域污染状况,漳州市在九龙江流域1公里范围内及土楼保护区36个乡镇先行一步,建设污水处理设施。”漳州市住建局村建科科长郭晓川向记者坦言,污水处理设施的投资非常大,配套管网的建设费用更是高得吓人。“建厂和管网的资金配比至少是1∶5。即投厂1000万元,管网配套至少5000万元。而同样1公里管网,乡镇收集的污水比城市少得多。如此,只能通过更长的管道或更复杂的工艺,才能收集足够多的污水。”郭晓川表示,基层财力较弱,完善污水管网的难度很大。

  管网建设滞后,再加上“雨污不分离”等复杂情况,使得污水收集率低。外界常误认为污水来量少,污水处理厂成本降低。但实际情况恰恰相反。不管来水量多少,污水处理厂的人工、电力、药剂等成本并未改变。更为重要的是,处理厂的细菌靠一定浓度的污水存活。“污水浓度不够,就会使处理厂细菌大量死亡,重新培育细菌费时又费钱。因此一些处理厂干脆不运行了。污水处理设施正常运行可使用十几年,但不运行,两三年就会坏掉。”一位污水处理业内人士说。

  此外,乡镇污水处理设施布局分散、规模小、成本高,一些地方没有安排专项资金或无力兜底,乡镇污水处理设施运维难以得到稳定的经费,基层专业管理团队、技术人员不足,无法保障源头截污工作,也影响乡镇污水处理设施的运行。没钱、没人、没水、没法管,成为四大“拦路虎”。

  “再难,也要迎难而上!”郭晓川表示,2017年,漳州市农村污水垃圾三年攻坚战役打响,计划用3年时间,实现乡镇污水处理设施全覆盖。

理顺机制 政府企业各归其位

  初夏时节,芗城区浦南镇一处生活污水收集管网工地正在紧张施工。与此同时,镇上居民的家中陆续接入了白色的污水管,所有的生活污水都顺着这些“毛细血管”最终汇集到日处理量200吨的浦南镇生活污水处理站。“我们的管道直接接到居民的厨房、洗衣间、卫生间,从源头上截污,不让一点一滴的污水落地。”中科同恒环境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张宇说。

  “漳州共有上百个乡镇,情况千差万别。人口多的乡镇,可以建立污水处理厂。人口少的,即便建立污水处理厂,也很难维持运行,可以采用人工湿地,或小型化一体化设施。”郭晓川说,例如郭坑、朝阳、石亭、金峰这些城郊乡镇,可以通过建管网,纳入城市污水管网进行处理。

  仅今年,漳州13个县市区就推出农村污水治理PPP项目16个,总投资达63亿元。如此高昂的建设运营费,钱从哪儿来?答案正是漳州市所推行污水治理的PPP模式。每个县将乡镇污水处理厂打成一个包或者两个包,以特许经营权方式由企业建设运营,政府与社会主体建立起“利益共享、风险共担、全程合作”的共同体关系,政府的财政负担减轻,社会主体的投资风险减小。

  “中标企业参与乡镇污水处理处理设施的‘投、建、管、运’,合作期大多在10~15年。”郭晓川表示。为确保乡镇污水处理经费,各县市区还制定购买服务价格。同时,针对部分乡镇来水量少、处理成本高的问题,制定乡镇污水处理厂保底水量,来水低于保底水量的按保底水量支付处理费,从而保证运营方的合理利润。
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